2021-09-14 09:43:1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報道稱,隨著占領的延續,許多阿富汗人在美國及其盟國的空襲以及塔利班針對聯軍的襲擊中喪生。

參考消息網9月14日報道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9月10日發表一篇記者安赫萊斯·埃斯皮諾薩發自喀布爾的觀察報道,題為《阿富汗人記憶中的“9·11”恐怖襲擊:“從那一刻起一切都改變了”》。全文摘編如下:

阿富汗很少有人記得“9·11”。在該國3000多萬國民中,有三分之二年齡在25歲以下。那些發生在距自己國家1萬公里之外的襲擊事件,只留存于“老人”們的記憶中,但“9·11”確實徹底改變了阿富汗人的生活,并改寫了他們的未來。在該國最偏遠的地方,人們甚至沒能很快得知“9·11”事件的發生。在當時,廣播和口耳相傳是主要的信息傳播渠道。

當“基地”組織摧毀世貿雙子塔并襲擊五角大樓時,瓦希杜拉25歲。那時他在喀布爾的一個市場中從事貨幣兌換員的工作,這是一份非正式但獲得授權的工作。“兩天前他們殺死了馬蘇德指揮官,當時市場和城市里的人們都是這么說的。”他指的是“9·11”事件前夕,“基地”組織暗殺了游擊隊領導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然后就發生了對美國的襲擊,從那時起,一切都改變了。”他說。

參考消息網9月14日報道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9月10日發表一篇記者安赫萊斯·埃斯皮諾薩發自喀布爾的觀察報道,題為《阿富汗人記憶中的“9·11”恐怖襲擊:“從那一刻起一切都改變了”》。全文摘編如下:

阿富汗很少有人記得“9·11”。在該國3000多萬國民中,有三分之二年齡在25歲以下。那些發生在距自己國家1萬公里之外的襲擊事件,只留存于“老人”們的記憶中,但“9·11”確實徹底改變了阿富汗人的生活,并改寫了他們的未來。在該國最偏遠的地方,人們甚至沒能很快得知“9·11”事件的發生。在當時,廣播和口耳相傳是主要的信息傳播渠道。

當“基地”組織摧毀世貿雙子塔并襲擊五角大樓時,瓦希杜拉25歲。那時他在喀布爾的一個市場中從事貨幣兌換員的工作,這是一份非正式但獲得授權的工作。“兩天前他們殺死了馬蘇德指揮官,當時市場和城市里的人們都是這么說的。”他指的是“9·11”事件前夕,“基地”組織暗殺了游擊隊領導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然后就發生了對美國的襲擊,從那時起,一切都改變了。”他說。

當他回憶起“9·11”發生的新聞時,仍然會感到一絲寒意。“我們是從收音機里得知此事的。因為那時電視是被禁止的,所以我們那時候在晚上常常聽收音機,”瓦希杜拉說,“起初,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誰,但當美國將目標指向本·拉丹時,我們非常害怕,因為美國是一個大國,它發出的威脅很危險。”每個人都知道本·拉丹是誰,他是“基地”組織的領導人。

幾周后,空襲開始了。“很多人逃走了,但我和家人留了下來,我經歷了喀布爾遭受的襲擊。我的親人沒有一個在那場戰爭中喪生,但我們的一些鄰居遇難了。”他回憶道。傷害隨后顯現出來。隨著占領的延續,許多阿富汗人在美國及其盟國的空襲以及塔利班針對聯軍的襲擊中喪生。

在喀布爾和其他城市以外的地區,信息的傳播速度較慢。今天仍然只有約20%的阿富汗人口居住在城市。住在農村地區的人口約占80%。50歲的家庭主婦謝瑪住在楠格哈爾省的小鎮蘇爾胡德。“第二天早上我們在收音機里聽到了‘9·11’的消息。我們當時不知道美國發動攻擊后會發生什么,但我們決定留下來。”她說。她并不后悔作出那個決定。

她的丈夫曾在軍隊中服役,之后在他們家附近的一小塊土地上耕種。后來,她的丈夫加入了新政府軍。謝瑪說:“得益于他的薪水和兒子的薪水,我們過上了較好的生活。但現在,沒有了收入,我們無法支付小女兒的學費。我不怕塔利班,我只想讓我的丈夫和孩子能有工作,以便能夠維持生活并支付小女兒的教育費用。”她12歲的小女兒害羞地躲在母親身后。

穆赫辛是少數在電視上得知“9·11”事件的阿富汗人之一。“雖然電視是被禁止的,但我們家里有一臺藏起來的電視機,晚上我們會把它拿出來。”穆赫辛說。這名52歲的男子是一家小金店的老板。“起初我們以為那只是一次飛機失事。美國威脅塔利班說,如果他們不交出本·拉丹就發動進攻,那時我們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子。”他回憶道。

盡管如此,穆赫辛并沒有在“美國的戰爭”期間離開喀布爾,“我繼續在這家店中和我父親一起工作,就像我的孩子們現在和我一起做的那樣”。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