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1 09:58:1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人工智能武器正在改寫戰爭方式。這種武器的真正目的是獲得壓倒性的軍事優勢,無人機集群將真正改變游戲規則。在一個充滿敵意、競爭激烈的世界里,人工智能正在增加因誤解、誤判導致意外升級的風險。

參考消息網9月21日報道 美國《新聞周刊》9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發表題為《虛擬戰爭》的文章,作者系戴維·H·弗雷德曼,文章稱,人工智能支持的武器系統的不同之處在于其決策軟件的性質和威力。全文摘編如下:

8月29日,在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在喀布爾機場炸死13名美國軍人和160名平民三天后,美國軍事情報機構正在追蹤據認為是另一起潛在破壞性襲擊的目標:一輛正在駛向機場載有疑似炸彈“包裹”的汽車。軍方的計劃是用一架“死神”無人機通過視頻鎖定這輛車,并在附近沒有平民時用“獄火”導彈將其摧毀。

這位戰術指揮官很可能在內華達州的克里奇空軍基地工作,他從位于佛羅里達州坦帕的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麥肯齊那里獲得了準許。由于視頻素材必須在世界各地的軍事指揮官之間傳閱,所以通常要延遲幾秒鐘。美國軍方說,在這種情況下,這一延遲很可能讓少數平民接近目標車輛。爆炸造成包括7名兒童在內的10名阿富汗平民死亡,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人們開始懷疑這輛車是否真的構成威脅。

機器決定何時殺人

在軍事戰略家們考慮如何防止“伊斯蘭國”、“基地”組織——或者任何其他偏遠地區——未來可能出現的其他威脅時,他們正在尋找一種更好的遠程攻擊方式。這一工作正朝著一個令人不安的方向前進:讓機器來決定何時殺人或殺誰。

未來幾年,“死神”無人機和其他美國無人機將配備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一個令人震驚的場景出現了:軍用無人機藏在阿富汗境內或附近的小型無人基地,準備起飛、掃描地盤,并立即分析它們拍攝的圖像,識別和瞄準恐怖活動,確保目標遠離平民,發射導彈、確認傷亡并返回基地——這一切都在幾乎沒有人干預的情況下進行。

當然,為“死神”無人機裝備人工智能并不主要是出于人道主義考慮。人工智能武器的真正目的是獲得壓倒性的軍事優勢——在這方面,人工智能大有可為。在美國已從阿富汗撤軍且不愿將軍隊投入到世界上其他沖突之際,使用無人操控武器遠程發動攻擊的能力正在成為美國軍事戰略的一個關鍵要素。通過賦予機器自行作出戰場決策的能力,人工智能使這一戰略變得可行。

目前正在制定的計劃,不僅要把人工智能納入“死神”無人機上,還將包括從戰斗機到潛艇再到導彈的一整套武器庫,這些武器將能夠打擊完全在其控制下的恐怖分子和敵軍。

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聯合主席羅伯特·沃克說:“人工智能已經出現在戰爭中。所有主要的全球軍事競爭對手都在探索還能用它做什么,包括美國。”無論誰贏得這場競賽,軍事力量的輪廓——誰擁有它以及如何使用它——都將發生根本性變化。

潛在軍事優勢巨大

20年來,裝備了導彈的無人機一直是美國反恐和其他軍事行動的主力,但它們造成了大量附帶損失。相比之下,配備人工智能的無人機能夠在幾百分之一秒內發現、驗證并瞄準目標,極大增強了軍方遠程打擊能力。這一能力可以讓美國在世界任何地方發動更多打擊。提高無人機襲擊的精確度和時效還可以減少美軍對常規空襲的嚴重依賴。

人工智能支持的武器系統的不同之處在于其決策軟件的性質和威力。人工智能軟件運用“機器學習”算法,在接觸到數千個成功完成任務的例子后,自己編寫代碼。生成的代碼看上去與傳統計算機編程完全不同,但它的能力遠遠超出傳統計算機編程。人工智能武器原則上只需發射就可以監視或追蹤幾乎任何類型的目標,自行決定攻擊時間和目標。它們可以追蹤外觀或行為不同的目標,轉換目標,并在惡劣天氣下在陌生地形進行導航,同時識別和躲避友軍或平民。

人工智能的潛在軍事優勢巨大。動力系統集團首席技術官蒂姆·巴頓說:“人工智能可以降低執行任何任務的成本和風險,在接近對手的同時讓戰斗人員遠離危險。它們能以光速接收和傳遞信息。人類無法做到這一點。”

2018年,五角大樓成立了聯合人工智能中心,以推動和協調人工智能在全軍的發展和融合。南丹麥大學戰爭研究中心副教授英維爾德·博德說:“我們正走在一條領導人不會從根本上質疑是否應該將人工智能軍事化的道路上。”

無人機集群威力強

真正改變游戲規則的將是無人機集群,它們可以用足夠多的攝像頭或其他類型的傳感器覆蓋一個區域,從而發現和分析幾乎任何敵人的活動。協調整個無人機網絡的飛行超出了人類控制人員的能力,但人工智能完全可以做到。

位于加利福尼亞州歐文的安杜里爾公司的首席戰略官克里斯·布羅斯說:“人工智能的真正價值在于收集和整合來自大量傳感器的數據,并消除軍方操作員不感興趣的信息。”

已有四年歷史的五角大樓的“梅文計劃”,旨在利用人工智能從視頻源中發現并追蹤敵人的活動。除了發現敵人的活動,下一步是將人工智能應用于“戰場管理”——也就是說,穿透戰爭迷霧,幫助軍事指揮官了解戰爭局勢中發生的一切,然后決定如何應對。這可能包括調動軍隊、選擇目標,并根據無人機群、衛星和戰場及周邊地區的一系列傳感器提供的最新信息,引入空中支持和增援。

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稱,該機構已經用人工智能對1200萬張衛星圖像進行處理以發現敵方導彈發射。軍方試驗性地部署了一個被稱為“普羅米修斯”的基于人工智能的系統,該系統從實時成像中提取敵方活動數據,并自行確定哪些活動符合指揮官對高優先級目標的標準,并將這些位置反饋給炮兵武器以自動瞄準它們。

增加軍事誤判風險

軍方越是支持人工智能,專家和人權倡導者的反對聲音就越大。一大擔憂是,人工智能制導武器會錯誤地瞄準平民或友軍,或者造成比人類操作員更多不必要的傷亡。

這種擔憂是有充分理由的。從理論上講,人工智能系統可以被外人入侵,就像任何軟件一樣。即使軍方能夠確保其人工智能系統不受黑客入侵,它或許仍無法確保人工智能軟件始終按照預期運行。這是因為所謂的“黑匣子”問題:由于機器學習算法自己編寫復雜且難以分析的代碼,人類軟件專家不能總是預測到人工智能系統在突發情況下會做什么。測試會減少但并不會消除發生意外的可能性——它無法涵蓋人工智能控制的武器在沖突中可能會面對的無窮無盡的獨特條件。

愛爾蘭都柏林城市大學外交政策研究員詹姆斯·約翰遜說,人工智能正在“增加因誤解或誤判導致疏忽或意外升級的風險”。美國和俄羅斯都一再反對聯合國《特定常規武器公約》禁止人工智能控制的致命武器。討論重新審議《特定常規武器公約》的會議計劃于12月舉行,但人們對達成協議不太樂觀。北約國家已經討論了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但尚未有明確結果。如果美國正在與其他國家就人工智能武器進行單獨談判,那么幾乎沒有公開的消息。

即使外交努力使得人工智能使用受限,核實其遵守情況也要比檢查核導彈發射井困難得多。在一個充滿敵意、競爭激烈的世界里,軍方領導人并不以他們抵制先進武器的能力而聞名,不管后果如何。

32 代發稿件
美國《新聞周刊》9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參考消息網9月21日報道 美國《新聞周刊》9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發表題為《虛擬戰爭》的文章,作者系戴維·H·弗雷德曼,文章稱,人工智能支持的武器系統的不同之處在于其決策軟件的性質和威力。全文摘編如下:

8月29日,在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在喀布爾機場炸死13名美國軍人和160名平民三天后,美國軍事情報機構正在追蹤據認為是另一起潛在破壞性襲擊的目標:一輛正在駛向機場載有疑似炸彈“包裹”的汽車。軍方的計劃是用一架“死神”無人機通過視頻鎖定這輛車,并在附近沒有平民時用“獄火”導彈將其摧毀。

這位戰術指揮官很可能在內華達州的克里奇空軍基地工作,他從位于佛羅里達州坦帕的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麥肯齊那里獲得了準許。由于視頻素材必須在世界各地的軍事指揮官之間傳閱,所以通常要延遲幾秒鐘。美國軍方說,在這種情況下,這一延遲很可能讓少數平民接近目標車輛。爆炸造成包括7名兒童在內的10名阿富汗平民死亡,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人們開始懷疑這輛車是否真的構成威脅。

機器決定何時殺人

在軍事戰略家們考慮如何防止“伊斯蘭國”、“基地”組織——或者任何其他偏遠地區——未來可能出現的其他威脅時,他們正在尋找一種更好的遠程攻擊方式。這一工作正朝著一個令人不安的方向前進:讓機器來決定何時殺人或殺誰。

未來幾年,“死神”無人機和其他美國無人機將配備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一個令人震驚的場景出現了:軍用無人機藏在阿富汗境內或附近的小型無人基地,準備起飛、掃描地盤,并立即分析它們拍攝的圖像,識別和瞄準恐怖活動,確保目標遠離平民,發射導彈、確認傷亡并返回基地——這一切都在幾乎沒有人干預的情況下進行。

當然,為“死神”無人機裝備人工智能并不主要是出于人道主義考慮。人工智能武器的真正目的是獲得壓倒性的軍事優勢——在這方面,人工智能大有可為。在美國已從阿富汗撤軍且不愿將軍隊投入到世界上其他沖突之際,使用無人操控武器遠程發動攻擊的能力正在成為美國軍事戰略的一個關鍵要素。通過賦予機器自行作出戰場決策的能力,人工智能使這一戰略變得可行。

目前正在制定的計劃,不僅要把人工智能納入“死神”無人機上,還將包括從戰斗機到潛艇再到導彈的一整套武器庫,這些武器將能夠打擊完全在其控制下的恐怖分子和敵軍。

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聯合主席羅伯特·沃克說:“人工智能已經出現在戰爭中。所有主要的全球軍事競爭對手都在探索還能用它做什么,包括美國。”無論誰贏得這場競賽,軍事力量的輪廓——誰擁有它以及如何使用它——都將發生根本性變化。

潛在軍事優勢巨大

20年來,裝備了導彈的無人機一直是美國反恐和其他軍事行動的主力,但它們造成了大量附帶損失。相比之下,配備人工智能的無人機能夠在幾百分之一秒內發現、驗證并瞄準目標,極大增強了軍方遠程打擊能力。這一能力可以讓美國在世界任何地方發動更多打擊。提高無人機襲擊的精確度和時效還可以減少美軍對常規空襲的嚴重依賴。

人工智能支持的武器系統的不同之處在于其決策軟件的性質和威力。人工智能軟件運用“機器學習”算法,在接觸到數千個成功完成任務的例子后,自己編寫代碼。生成的代碼看上去與傳統計算機編程完全不同,但它的能力遠遠超出傳統計算機編程。人工智能武器原則上只需發射就可以監視或追蹤幾乎任何類型的目標,自行決定攻擊時間和目標。它們可以追蹤外觀或行為不同的目標,轉換目標,并在惡劣天氣下在陌生地形進行導航,同時識別和躲避友軍或平民。

人工智能的潛在軍事優勢巨大。動力系統集團首席技術官蒂姆·巴頓說:“人工智能可以降低執行任何任務的成本和風險,在接近對手的同時讓戰斗人員遠離危險。它們能以光速接收和傳遞信息。人類無法做到這一點。”

2018年,五角大樓成立了聯合人工智能中心,以推動和協調人工智能在全軍的發展和融合。南丹麥大學戰爭研究中心副教授英維爾德·博德說:“我們正走在一條領導人不會從根本上質疑是否應該將人工智能軍事化的道路上。”

無人機集群威力強

真正改變游戲規則的將是無人機集群,它們可以用足夠多的攝像頭或其他類型的傳感器覆蓋一個區域,從而發現和分析幾乎任何敵人的活動。協調整個無人機網絡的飛行超出了人類控制人員的能力,但人工智能完全可以做到。

位于加利福尼亞州歐文的安杜里爾公司的首席戰略官克里斯·布羅斯說:“人工智能的真正價值在于收集和整合來自大量傳感器的數據,并消除軍方操作員不感興趣的信息。”

已有四年歷史的五角大樓的“梅文計劃”,旨在利用人工智能從視頻源中發現并追蹤敵人的活動。除了發現敵人的活動,下一步是將人工智能應用于“戰場管理”——也就是說,穿透戰爭迷霧,幫助軍事指揮官了解戰爭局勢中發生的一切,然后決定如何應對。這可能包括調動軍隊、選擇目標,并根據無人機群、衛星和戰場及周邊地區的一系列傳感器提供的最新信息,引入空中支持和增援。

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稱,該機構已經用人工智能對1200萬張衛星圖像進行處理以發現敵方導彈發射。軍方試驗性地部署了一個被稱為“普羅米修斯”的基于人工智能的系統,該系統從實時成像中提取敵方活動數據,并自行確定哪些活動符合指揮官對高優先級目標的標準,并將這些位置反饋給炮兵武器以自動瞄準它們。

增加軍事誤判風險

軍方越是支持人工智能,專家和人權倡導者的反對聲音就越大。一大擔憂是,人工智能制導武器會錯誤地瞄準平民或友軍,或者造成比人類操作員更多不必要的傷亡。

這種擔憂是有充分理由的。從理論上講,人工智能系統可以被外人入侵,就像任何軟件一樣。即使軍方能夠確保其人工智能系統不受黑客入侵,它或許仍無法確保人工智能軟件始終按照預期運行。這是因為所謂的“黑匣子”問題:由于機器學習算法自己編寫復雜且難以分析的代碼,人類軟件專家不能總是預測到人工智能系統在突發情況下會做什么。測試會減少但并不會消除發生意外的可能性——它無法涵蓋人工智能控制的武器在沖突中可能會面對的無窮無盡的獨特條件。

愛爾蘭都柏林城市大學外交政策研究員詹姆斯·約翰遜說,人工智能正在“增加因誤解或誤判導致疏忽或意外升級的風險”。美國和俄羅斯都一再反對聯合國《特定常規武器公約》禁止人工智能控制的致命武器。討論重新審議《特定常規武器公約》的會議計劃于12月舉行,但人們對達成協議不太樂觀。北約國家已經討論了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但尚未有明確結果。如果美國正在與其他國家就人工智能武器進行單獨談判,那么幾乎沒有公開的消息。

即使外交努力使得人工智能使用受限,核實其遵守情況也要比檢查核導彈發射井困難得多。在一個充滿敵意、競爭激烈的世界里,軍方領導人并不以他們抵制先進武器的能力而聞名,不管后果如何。

32 代發稿件
美國《新聞周刊》9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