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3 20:26:3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現代人離不了智能電話,因為它幫我們殺死沉悶,但智能電話在殺死沉悶的同時也殺死了我們的靈魂?!?/span>

參考消息網9月13日報道 (文/林沛理)

在張愛玲的《半生緣》里,主角曼楨對心愛的世鈞說:“我們都回不去了。”這就是現代人的處境,我們都回不去沒有智能電話的年代。iPhone2007年在市場發售,至今只有14年,但已經改變了人類的“存在條件”。這樣的商品和發明豈止是改變游戲規則的“game changer”,簡直是改變人生的“life changer”。人生這場游戲的規則已經改變,問題是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答案呼之欲出:時間是世上最稀少、最珍貴的資源,智能電話每天令我們浪費和虛耗了多少時間?我們每天又為拿在手里的智能電話,付出了多少“死于非命”的注意力?

現代人離不了智能電話,因為它幫我們殺死沉悶,但智能電話在殺死沉悶的同時也殺死了我們的靈魂??茖W有所謂“受控制的混亂”或“掌握中的混亂”概念,在藝術創作,制造“受控制的沉悶”或“掌握中的沉悶”最考功力?;恼Q劇經典《等待戈多》只有兩幕戲:第一幕,兩個流浪漢一邊語無倫次地閑扯,一邊做些無聊瑣碎的動作;而第二幕是第一幕的重復。

卡夫卡的代表作《城堡》幾乎沒有情節,講一個沒有任何關系和背景的人——K,想盡辦法要進入一座城堡,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最諷刺的是,據說城堡的門本來就是為了他而打開的。究竟城堡是代表天堂、世外桃源還是社會的權力核心,見仁見智??梢钥隙ǖ氖?,卡夫卡化沉悶為藝術,也將忍受沉悶的能力,提升為一種欣賞藝術的高尚品德。

2008年懸梁自殺的美國作家華萊士畢生致力于探討美國人怎樣與沉悶為敵,最后戰死在荒謬的沙場。他最為人熟知的小說《無盡的玩笑》(Infinite Jest)被《時代》雜志列入史上小說100強,講現代人為追求熱鬧和逃離冷場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他死前尚在揮筆疾書的長篇《蒼白的國王》(The Pale King)以一班在稅務局工作的小人物為主角,將他們描繪成每天與沉悶搏斗的英雄。這是一部文學史上罕見的歌頌沉悶、專注與警覺的作品,今天讀來不得不贊嘆它的先見之明。(選自9月12日一期香港《亞洲周刊》,原題為《殺死沉悶》)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