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0 07:57:35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周晨
核心提示:報道稱,塞奧佐拉基斯創作了戰時抵抗運動的贊歌以及講述工人和被壓迫者苦難的社會主義詩歌。

參考消息網9月10日報道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9月2日報道,希臘著名作曲家和馬克思主義追隨者米基斯·塞奧佐拉基斯2日在雅典市中心的家中去世。享年96歲。半個世紀前,他曾對臭名昭著的軍政府發動言論和音樂之戰,這個軍政府則把他作為革命者加以囚禁和驅逐,并且取締了他的作品。

享譽國際

他的網站上的聲明顯示,死因是心搏驟停。他的家人在希臘國家電視臺宣讀的聲明中說,他的遺體將供人瞻仰,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宣布全國哀悼三天。

報道稱,塞奧佐拉基斯因其在影片《希臘人佐巴》(1964年)、《Z》(1969年)和《沖突》(1973年)中的配樂而享譽國際?!断ED人佐巴》由安東尼·奎因主演,突出了希臘民族熱情歡騰的個性?!禯》是科斯塔·加夫拉斯對希臘軍政府的黑暗諷刺?!稕_突》則是西德尼·盧米特的驚悚片,阿爾·帕西諾扮演的男主角是紐約市警察,臥底揭露警方的腐敗行為。

20世紀70年代初,希臘流亡者喜歡講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名雅典警察在巡邏時哼唱塞奧佐拉基斯被禁的歌曲。路人聽到了,攔住這名警察說:“警官,我很吃驚,您居然在哼唱塞奧佐拉基斯的歌。”于是,警察逮捕了這名男子,罪名是聽塞奧佐拉基斯的音樂。

報道稱,軍政府在1967年到1974年的統治期間鎮壓了數千名政治對手。在那個時代,對立是希臘的一種生活方式。但對許多希臘人來說,塞奧佐拉基斯是抵抗的節拍器。當他因為自己的理想而被囚禁時,他被取締的反叛音樂提醒人民不要忘記消失的自由。

他1970年告訴《紐約時報》記者:“我一直用兩種聲音生活——一種是政治的聲音,一種是音樂的聲音。”

他1968年獲釋并且開始流亡生活后,發起了一場國際運動,舉辦音樂會,與全世界領導人接觸,在四年后幫助推翻了雅典政權。那是民主的轉折點,希臘出臺了新憲法,還加入了歐洲經濟共同體,也就是后來的歐盟。

共產黨人

報道稱,作為希臘最杰出的作曲家,塞奧佐拉基斯創作了打破國界的交響樂、歌劇、芭蕾舞樂曲、電影配樂、舞臺音樂、抗議活動的進行曲以及歌曲——作品包括成百上千首古典和流行樂曲。無論順境還是逆境,哪怕是在陰冷透風的牢房、骯臟不堪的集中營和偏遠山村的流亡歲月,音樂都會從他筆下傾瀉而出。

報道還稱,他還創作了戰時抵抗運動的贊歌以及講述工人和被壓迫者苦難的社會主義詩歌。他關于政治迫害的最著名作品是《毛特豪森三部曲》,以二戰時期納粹集中營的名字命名。

據報道,二戰期間,他加入了一個在希臘抗擊法西斯占領軍的共產主義青年團體。戰后,他的名字出現在了警方的一份戰時抵抗者名單上,他與數千名疑似共產黨人遭到圍捕,被送到馬克羅尼索斯島待了三年,那是一個臭名昭著的勞改營的所在地。在那里,他染上了肺結核,飽受折磨,還受到了活埋的假處決。

報道指出,塞奧佐拉基斯20世紀50年代在雅典和巴黎的音樂學院學習。他給希臘著名詩人的詩句譜曲,其中許多詩人是共產黨人。他還加強了與共產主義的聯系:當希臘成為冷戰戰場時,他指責的不是斯大林,而是中情局。

政治流亡

報道稱,1963年,著名反戰活動家蘭布拉基斯遇刺事件對塞奧佐拉基斯造成了極大影響。蘭布拉基斯是知名反戰活動家,在塞薩洛尼基的一次和平集會上被右翼狂熱分子騎摩托車撞死。他的遇害是希臘現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引發了大規??棺h活動和全國政治危機。

塞奧佐拉基斯以蘭布拉基斯的名字創建了一個青年組織,在希臘各地發起政治抗議活動,并且幫助他在1964年以附屬于共產黨人的候選人身份當選議員。

隨著希臘在1967年陷入政治和經濟動蕩,喬治·帕帕佐普洛斯上校領導了一場軍事政變,奪取政權,隨后中止公民自由,廢除政黨,建立特別法庭。數千名政治對手遭到囚禁或者流放。

剛剛拜訪過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的塞奧佐拉基斯躲了起來。當局簽發了逮捕令,一個軍事法庭缺席判處他入獄五個月。當局禁止播放、銷售甚至收聽他的音樂作品。數月后,他在雅典被捕入獄。在牢房里他繼續譜曲。五個月后,他和妻子以及兩個孩子被送到了伯羅奔尼撒半島的一個山村——扎圖納,在那里待了三年。

報道稱,多位國際知名人士帶頭要求釋放塞奧佐拉基斯,但無濟于事。在他1970年被拘押的最后幾個月,他被轉移到雅典北部奧羅波斯的一所監獄。他當時在咳血和發燒。為了平息他被毆打致死的傳言,軍政府讓他與外國記者見了面。

歐洲政府告訴希臘,它違反了人權條約,同時呼吁軍政府停止虐待、釋放政治犯和舉行自由選舉。軍人們拒絕了這一請求,但他們釋放了塞奧佐拉基斯,打發他和家人流亡巴黎,他在那里因肺結核住院并且接受治療。

勝利歸來

三個月后,他指揮倫敦交響樂團演奏《圣靈進行曲》,大獲成功。人群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缎侣勚芸樊敃r寫道:“一曲終了,觀眾不肯讓他離開,經久不息的掌聲、歡呼聲和跺腳聲促使他返場了五次。”

報道稱,這場音樂會開始了塞奧佐拉基斯長達四年的和平推翻軍政府的運動。他奔走于世界各地,在每塊大陸舉辦音樂會,為希臘民主事業籌集資金。他得到了文化和政治領袖的支持。在智利,他見到了該國的馬克思主義總統阿連德和詩人聶魯達。他后來為聶魯達的《坎托將軍》譜寫了樂章?!犊餐袑④姟窂睦廊说慕嵌戎v述了新世界的歷史。他受到了埃及總統納賽爾、南斯拉夫的鐵托元帥、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和法國總統密特朗的接見。瑞典領導人帕爾梅、西德總理勃蘭特和塞奧佐拉基斯的老朋友——成為希臘文化部長的女演員梅利娜·邁爾庫里——承諾提供幫助。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和作家都成了他的盟友。

報道稱,時至1973年,面對國際壓力和躁動的民眾,軍政府的控制已經動搖。雅典的學生起義升級為公開叛亂。在與軍隊的沖突中,數百名平民受傷,有些人受了致命傷。帕帕佐普洛斯上校被趕下臺,新的強硬派實施了戒嚴令。1974年,高級軍官撤回對軍政府的支持,軍政府垮臺。

沒過幾天,塞奧佐拉基斯勝利歸來,受到大批民眾的歡迎,電臺不斷播放他的音樂。他說:“我現在的快樂就和我在牢房里等待受刑的時候一樣。這都是同一場斗爭的一部分。”

雙重道路

報道稱,塞奧佐拉基斯1925年7月29日出生在愛琴海上的希俄斯島,是喬治斯和阿斯帕西婭·塞奧佐拉基斯的兩個兒子當中的哥哥。他和弟弟揚尼斯在省城長大。他們的父親是律師。母親是來自現在的土耳其的希臘族人,把希臘民族音樂和拜占庭禮儀教給了兒子們。揚尼斯成為詩人和歌曲作家。塞奧佐拉基斯在沒有樂器的情況下創作了第一批歌曲,17歲時舉辦了首場音樂會。

1953年,他與米爾托·阿爾蒂諾格盧結婚。他們有兩個孩子——瑪格麗塔和喬治。1974年結束流亡生活回國后,塞奧佐拉基斯恢復舉辦巡回音樂會,并且成為希臘廣播電視臺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他還重返政壇,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擔任議員。1988年,他退出共產黨,支持保守派,后者公開譴責安德烈亞斯·帕潘德里歐政府的丑聞和歸咎于左翼恐怖分子的爆炸事件。但他1992年辭去了保守派政府部長職務,回歸社會黨。

報道稱,1983年被授予列寧和平獎的塞奧佐拉基斯創作了關于音樂和政治事務的論著,以及五卷本自傳《大天使的道路》。退休后,他曾譴責美國的伊拉克戰爭和以色列的保守政策。即便到了80多歲,他蓬亂的花白頭發和目光犀利的雙眼還是使他具有了叛逆者或者先知那樣的兇悍相貌。

約翰·羅克韋爾在為《泰晤士報》撰寫的評論中寫道:“塞奧佐拉基斯的音樂背后的元素足夠簡單。激動人心的曲調,富有感染力的舞蹈節奏以及無處不在的布祖基琴的異國情調。”但羅克韋爾指出,雖然塞奧佐拉基斯“對流行素材的使用絕妙而獨到”,但“他很快就超越了這些素材”。他還說:“說到底,我們無法把塞奧佐拉基斯的政治與他的音樂分隔開來。我們很容易就能理解,為什么這是某些人認為必須取締的那種音樂。”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